杝北枝

鼻炎杀我x

置顶

这个,,平时虽然真的很想产自家cp的粮但是我真的超级画渣+文渣。。斯哈真的超好吃我的本命www。「严肃」

平时混混hp圈欧美圈写点手写段子诗歌什么的超级懒散,,,(爱好真的超广泛就不多说了)总之有时候可能会推荐超多东西,(真实)如果真的很烦就请立刻屏蔽我ba……

还有我的小号 @北至。 ,我也不知道是干嘛用的x(发牢骚?但是我大号也会发牢骚x)

平时真的大家都找不到我的吧,评论lof不知道为什么基本不会提醒我大概要过很久才会发现“噢有人给我评论了”啥的x
平时上课摸鱼其实真的写了超多东西但是懒得打字🌝🌝🌝真的打字好累喔每次两篇就趴下叹气辽,,(然后就真的没有继续打下去😔😔😔卑微了。)
如果无聊的话可以看看下面的两个tag……(小声bb)
就这样叭以后如果还有什么要说的会补充的鸭。

她坐在房间里,像是一截等待细菌吞噬的湿烂木头,毛孔中不断渗出颓废的自卑气息,肮脏而阴沉,让所有人都厌恶不堪。

房间里的一切都蒙上了黄灰色的污渍,那些油腻的污渍颤抖着,明知道不可能爬到她的身上却仍然固执的覆盖她的脚背。她微笑着,歪头看向自己跳动的脚趾,轻轻地用纤细白净的指尖接纳了他们,用干燥柔软的嘴唇触碰亲吻它们。

于是它们生来第一次被人爱了。


<方 >

如果你想拥有我的灵魂

就割开我的皮肤吧

你可以用洁白贝壳平滑或粗糙的边缘

淡粉色蔷薇坚硬的利刺

或是镶嵌着红宝石的匕首的刃尖也可以

但前提是

那贝壳必须是你赤脚走在沙滩上拾起

并眯起眼睛在夕阳下仔细摩挲的

那刺只能是你亲手栽培的第一株蔷薇生出的第一根刺

至于匕首

它苍白的刀刃要沾染过你鲜红的血液

如果已经准备就绪了

就请开始吧

收集21毫升亦或21克鲜血

不能多也不能少

然后扔进深黑坩埚中用鱼腥草与薄荷熬煮的

从中诞生的爱情之中

再用三朵风铃草色的火焰

细细搅拌至咕嘟嘟冒泡

那么就可以在有着甜腥气息的晨光中与橙花一起空口服下了

您已经得到了我的灵魂

如果幸运的话


@杪南施南杪.
献给我的面北。


我,,,五十fo了?那么有小天使要写诗的话,,,请评论给我哦。【描述一下你的要求就好了x】或者截句也可以x

我似乎看到长发的颓废少年戴着耳机终日在地铁站的人流中舞蹈。
@杪南施南杪.

我的本能啸叫着要我撕碎对方,可理智却逼迫我伤害自己。所以我不需要理智,但我又丟不开它。


我发现我居然在想念一个人渣。


关于性

太太很棒鸭。❤❤❤看看ba


香槟色超新星上的Tardis:

顾清晏:



太太说的一席话。希望社会上有更多的人能够理解吧。








Crazy:







    我基友最近与这个话题干上了,连着发了好几篇,我也就这个话题聊聊我的想法。








    我这篇不探讨性与爱,主要说性。








    lof里有很多未成年的学生妹子,在这个话题上小mm就听听就好了,这个年龄段还是以学业为主,少开车,开车什么的等成年了再说。








   (估计这个话题会掉粉吧,不管了)







































  • 性即罪恶?























    我知道脆皮鸭圈子里有一些双洁党,或者单洁——主要是要求受的纯洁。








    原本贞洁这东西就是男性用来束缚女性的,被洗了脑的女性也以此来自我束缚——然后到了脆皮鸭里,又以这个标准来要求里面的男性角色。








    脆皮鸭本来就是女性自我满足的言情作品,很多作者及读者都会不由自主地将BG的模式映射在BL角色中,而受在其中就被视为女主角。哪怕那个男性角色是一位颇有社会地位、熟练出入烟柳之地、调情技术信手拈来、年近三十的成熟男性,也一厢情愿地要求他在性方面是个雏。这可能么?连在现代社会,男性三十岁都还是处也绝对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更何况在十六岁就可以当爹的古代?








    明明男性生理没有那层膜,却依然被要求遇见真命天子前要坚守贞洁,仿佛不如此就“脏了”。








    天啦噜,大清都亡国一百多年了!
















    中国在性教育方面向来落后,一直到现在,大部分人的性知识来源都不是学校和课本,而是同学朋友的口口相传、来自大洋彼岸的爱情动作片、鱼龙混杂泥沙俱下的网络。








    不管是社会、学校还是家长,在“性”这个话题上一直是讳莫如深,仿佛这是一个不能宣之于口、很脏且羞耻的东西。早些年,媒体上还不时有类似“少女面对强X殊死抵抗,不惜跳楼保全贞洁”之类的新闻,字里行间隐约可见贞洁牌坊那虚渺的影子。








    在很多早期的言情小说里,女主角清一色都是懵懂纯洁的处女,而描写男女主角初夜时的词句经常能见到类似“她把自己给了对方”“郑重地交出了自己最珍贵的东西”。








    而一直到如今,这个男权社会如果要歧视一个有多次性经历的女性,最常见的词就是“破鞋”。而要攻击一位女性,最恶毒也被用得最多的手段,就是荡妇羞辱——不管争辩过程中道理在哪一方,似乎一开启荡妇羞辱,就先天占据了道德至高地。








    仿佛整个成年人的社会都在努力传达一个信息:性是个很脏的东西,而贞洁太重要了。如果不是处女,就嫁不出去了。








    女性被物化成了某种等待被男人占有的东西,贞洁或者说那层膜在这种思想里,已经比这个人的性情、能力、人格都重要,所以不惜以生命去捍卫;而没有背负这座牌坊的女性,可以被弃之如敝履。
















    我很理解这种说得好听是保守,说得难听是落后的思想的成因以及带来的后果,因为我就是在这样的教育里成长起来的,以至于我在大学里第一次和男朋友发生性接触后满心的失落和恐慌,满脑子都是万一和这个人最后不能走到结婚那步该怎么办。








    甚至后来我们发生矛盾时,我也死咬着不敢分手,因为——我已经“给了他”。








    后来回过头想想,对当年的我只能评价两个字:








    傻逼。
















    男权社会之所以推行女性贞操的思想,其实也是物化女性的一部分——这对于男性来说有两个极为有利的收益,一个是确保自己配偶所生育的孩子一定是自己的(既然是由自己开苞,就可以很大程度上避免了喜当爹的风险);一个是让女性在缺少对比的情况下,对自己死心塌地。








    简单来说就是,处女没见过世面,一张白纸,说什么就信什么。








    所以,这个社会在男女性经验的宽容度方面向来是双标的,男性可以游历花丛,性经验是他个人魅力的加分项,哪怕是一段时间荒诞无度,只要最后收了心专一对一个人,还能获得“浪子回头”的美誉。这种浪子属性吸引很多女人,满心希望自己成为让浪子收心的那最后一人,只是后来发现自己不小心成为了路途花丛中的一员。








    而女性——社会对女性苛刻得太多。如果说“专一”是社会对男性的最高标准,而且只要求最后专一就行了,那“专一”就是社会对女性的最低标准。不仅要专一,还要从头到尾都专一,简称从一而终。








    搁古代,这对女性的要求最极端的体现就是配偶去世之后,女性要么守活寡,要么殉葬。
















    每个人都是自己身体的主人,可以选择怎样使用这个身体,后果自己承担,别人无权置喙。








    而性——其实只是一种非常正常的行为,千万年来生物繁衍,古人云食色性也,都是这个道理。








    这不是什么的证明,也与心性纯洁之类的附加属性无关,这只是一个生物行为。








    而人类作为食物链顶端的智慧生物,在性方面演化出@两个天赋特技——一个是雌性隐藏起了发情期,让雄性无从得知自己的排卵受孕特征,从而在两性博弈中获得更大的主动权;一个是人类双方都能从性行为中获得快感,能为了愉悦自我而选择是否进行性行为,而不像大多数动物那样,只是受发情期荷尔蒙的趋势去交配。








    一句话概括:人类的性行为已经不再只是生物繁衍的范畴,而是一种自我愉悦的行为。
















    确实,性会带来一些麻烦,比如怀孕,性病,然而这都是可以非常容易就解决的——比如每次性行为从始至终都带套,比如在一段时间里固定性伴侣,不发生不安全的性行为。








    性与爱合一当然是最好的,身心一致是能获得最大程度的愉悦;但人天生是能分开这两者的,不仅是男性,女性也可以。如果真的没有办法达到身心一致的条件,那么选择只有爱或只有性的行为,只要做选择的人已经成年,能为自己负责,别人就不能说什么。








    既然这是一个可以获得愉悦的行为,那么在能控制风险的情况下,为什么不呢?
















    当然,这里说的都是“不需要对谁负责”的状态。一旦有了固定的伴侣,就必须专一以待,因为这是双方结成伴侣时订立的契约,除非一开始双方就说好,进入一段开发性的关系。















































  • 第一个 VS 第N个?























    小说里的主角以性经验来说可以分成两派:一种是没经验的,一种是有经验的。








    很多人都喜欢前者,因为——纯洁,干净,一张白纸,balabala。








    最神奇的是在脆皮鸭领域里,居然有一个词叫“菊不洁”,专门形容那些在遇到攻之前有过性经验的受们,差不多就是“破鞋”的脆皮鸭版本。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我被雷得外焦里嫩。菊不洁?这个排泄器官你还想要怎么个洁法?难道持这种思想的mm都坚信受们这个部位都数十年如一日地澄净通透地等待着有朝一日被真命天子的临幸,而所有的排泄物都另觅出口?








    ——这么想想,还真是挺重口的。
















    对我来说,处和非处的角色,我更喜欢后者。








    对于处来说,第一次就是这个人,自始至终都是这个人,无从对比。








    就像小动物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生物就会认为这是妈妈,从此死心塌地跟随。没有对比就不存在选择,一生一世一双人自然是很好的,但对我来说,还差点什么。
















    对我来说,无知和懵懂不是善良,只有经历过了、充分了解每种选择的后果依然做出这种选择,才是善良。








    同样,当经历过不同的人、充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再选择去爱眼前的这个人,这种理性和感性双线合一的爱才是成年人的感情。








    不那么童话,但里面浸透了一种信念:我很清楚地知道我想要什么,而你就是我想要的。你是我睁开眼睛挑选的人,我不后悔。
















    有选择的爱比无选择的爱,多的不止是一份理性,还包括了未来的稳定性。
















    每个人都不能预知未来会遇见谁,跟眼前的这个人能走到哪一步。那么当遇到觉得合适的人的时候,自然会希望能有更亲密的关系。而感情这东西其实跟打怪升级一样,在打大boss前,正常来说不都应该打些小怪来升升级么?








    你感情路上的每一段经历,都会让你成长;性也是。这是一个需要在实战中磨练的技巧,而随着技巧的提升,可以获得更高的愉悦度和满足度。








    要求一个角色必须空窗等着未来的某人,和要求自己的对象在遇到自己之前必须一张白纸,这都是不可理喻的。








    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我不能改变你的过去,我也感谢过去的种种造就今天这个我喜欢的你;但既然我们在一起了,从现在开始的未来,都将由我来把握。








    (所以我一直很感谢我老公的前任们,如果可以的话简直想给前辈们送上锦旗。如果没有这些前辈们的辛苦种树,哪里轮得到我来乘凉?当然我也是种过树的人,祝福那位乘凉的~)
















    另外,有经验的人,往往在行事上会更加成熟有情趣,不管是床上的互动还是床下的沟通。这往往意味着这是一个质量更高的情人。








    比如《默读》里的舟渡,两位都是非处,但他们之间熟练的经验、自然的互撩和互动使得这对情侣的性福指数非常高。







































  • 买单前,请先试穿























    这段是专门写给“婚前性行为”的。








    这一直是很有争议的话题。前面我提到自己是自己身体的主人,可以理性享受性,关键是要注意安全。








    也就是说做不做,什么时候做,和谁做,怎么做,都可以自己决定。








    但在婚前性行为这个话题上,我的观点非常明确,就是——必须有。








    婚前一定要有一段时间的同居,两人共同生活一段时间,彼此磨合,其中关键的一点就是性方面的磨合。
















    你买双鞋子还要试穿呢对不对,更何况结婚这种一辈子最重大的决定呢?








    鞋子大了小了挤不挤脚舒不舒服,这些不是看图片就能了解的。如果网购鞋子,拿到手不合适还能选择退货,大不了就不穿了送人。








    可结婚这事,是说退货就退货的?虽然离婚手续费不贵,但折腾一次都不啻于脱层皮,还会在户口簿上留下清晰的记录,让你的状态从“未婚”变成“离异”。








    男权社会,这两个词的差异和影响不用我说,大家都清楚。








    网购在下单付款之前还能看看买家秀,听听购买者的评价。可性这事,难道你能把他的前任们都找出来访问一遍,调查一下前使用者的用户体验?








    有这功夫,还不如自己直接上手试穿来得简单直接。
















    关于保守思想里认为婚前上床是“作风随便”的事,说个老笑话。








    中国人:天啊,你们美国人不结婚就上床,太随便了!








    美国人:天啊,你们中国人不上床就结婚,太随便了!








    大概就是这么个道理。
















    之前看过一篇报导,现代离婚案例中,性不和谐曾经占据了很大一部分的比例(现在应该少了些,因为婚前性行为比十几年前普及了很多)。没有婚前性行为,你就无从得知你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买回来的“鞋子”是否合适你。








    新婚之夜才拆封,你不知道等着你的是惊喜还是惊吓。如果对方天赋异禀,这无异于买六合彩中了大奖。但……








    万一对方短小、纤细呢?唇膏男听说过么?








    万一对方有各种奇怪的性癖呢?碰上个恋这恋那的,或者性虐的爱好者?








    万一对方早泄、不举呢?








    最可怕的就是,万一对方对性不感兴趣……万一你成为了同妻呢?
















    以上这些在我身边都听说过,活生生的案例。这种事的发生频率比很多人想象的都高(但这些案例并不都是新婚之夜发生的,有些是在婚前性行为里发现,然后女方及时跑路)。








    哪怕幸运地绕开了以上的致命陷阱,碰到了一个不过不失的普通人,但性方面是否合拍这种事还是需要磨合和尝试才能知道。有很多女性甚至一辈子都没有体验过高//潮。








    一辈子啊,如果活到25岁结婚,女性的常规性行为可以到60岁(之后也能有,但频率会少很多)。这漫长的几十年,难道也要一句无奈的“算了”凑合着过么。








    虽然我们父母那辈大多都没有婚前性行为,也试图这样教育子女。但他们那辈的的低离婚率背后,有多少是因为爱,而又有多少,是因为“算了”?
















    不管外面看着多光鲜亮丽,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试穿了才知道。








    婚姻同理。
















    如果有人问“如果婚前性行为后,后来结婚的人不是他怎么办”,那么请回顾第一第二章。








    不怎么办,就是种了棵树,打怪升级了而已。
























    








    所以总结,我对性的态度是:








    1,必须成年,心智能成熟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能承担后果。








    2,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可以尽情探索。








    3,有固定伴侣后须忠诚,哪怕不提爱,这都是契约精神,除非双方早有约定。








    4,在重大决定之前,先试了再说。
















    达成以上条件的话,why not?Just enjoy it.